-依旧帅气的我QwQ-

【邦信】黎明(2)

您的好友低产拖稿王已上线
您的好友老司机已下线
您的好友小乔友情出演
大概就是这篇不仅没车还短小OOC
大概就是这样
———————————分割线———————————
大概很长/主邦信/车在下篇这次没有
再次醒来的时候韩信发现自己并不在囚室里,而是在一个黑乎乎密不透风的房间里,柔软的大床睡着还挺舒服,但是还是没法缓解身体的酸痛,就和要散架了一样。韩信骂骂咧咧地爬起来,半晌又躺了回去,疼,真疼,仿佛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
但是纠结的绝对不是这个,韩信现在觉得自己糟糕透了,甚至还有种恨意油然而生。
教廷的特使居然会雌伏在吸血鬼身下承欢,这就是一种耻辱,一种罪恶。这种感觉让韩信无比煎熬,可能还并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事真是让人细思极恐。
好像,太像了。
也许更加罪恶的是,原因居然是他想到了那个人——圣殿之光。
教皇大人项羽的三个养子:圣殿之光,教廷特使和天堂福音都是教廷的重要成员,三个人还都是义兄弟,那个人对于韩信来说,既是了不起的前辈,又是让他爱戴的兄长,虽然他一点也不正经,总是爱和自己开玩笑,但是韩信还是把他当作很重要的人。三年前的圣战结束了,可他却没有回来,替代了他位置的,是老实本分的狮心王,实在太难释怀。而如今这个吸血鬼让自己动摇的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韩信恨的是自己居然把不净的吸血鬼想成了那个人,这才是对自己而言最大的错误,不可理喻,别说是上天了,他自己也原谅不了这样的自己。
打断韩信不断自责的思绪的,是看上去安静温和的执事,他白色的制服和黑暗的房间格格不入。
“您醒了?”看见韩信一脸沧桑地躺在床上,他提着油灯的手不自觉地抖了一下,然后欠身行礼,“失礼了,我本该先敲门。”
“无碍。”韩信并没有看到让自己烦恼的家伙,自然是语气并不恶劣,只是淡淡地回答了。
赵云见对方并没有想象中会有很大反应也是松了口气,思量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家主现在还在休息,您要是愿意也不妨出来透透气。”
韩信偏头沉思片刻,点头同意了,若是现在白天大可晃晃,虽然有人看着,但是可以熟悉一下环境,方便逃脱,毕竟自己可不是在这种地方荒废宝贵的时间甚至被关个多久的,总得找个机会来拿回自己的东西离开这个鬼地方。再加上这执事看上去也不像是什么歪门邪道的家伙,该是可以信任。
赵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说道:“给您准备的衣物在衣架上,我在门口等着,门不会锁。”于是又静静退了出去。
看着对方离开,韩信又扶着床边勉强爬了起来,提起衣架上简单普通的衣服开始穿起来,不久便慢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突然接触到日光,韩信觉得眼睛有些微微的刺痛感,但也是很快就适应了,这么一看定是下午了,虽也灼热,可却已经感受到黑暗的建筑中那种冰冷幽森。执事在前面引着路,韩信便一言不发地跟着,沉默之后还是沉默,一时间显得格外沉重。
“你,叫什么名字,”最终韩信还是开口了,“虽然提问是该报上自己的名字,可是你八成都该知道了,在下韩信。”
对方回过头来礼貌性地点点头回答了:“赵云久闻阁下大名。”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上了盘旋着的没有尽头的台阶,远离了少见的光芒又缓缓走入了黑暗,黑洞洞的走廊里不时可以看见挂在墙上的画像里穿着婚纱的新娘在微笑,摇曳的火光中带着狰狞的面孔,角落的骷髅在磕着牙齿。光怪陆离的景象,稀奇古怪的惨状。
大概是一路乱七八糟,韩信尽可能地记下了所有的路线,但还是有些混乱,这真是个丧心病狂的地方,他这么想着,来到了大概是餐厅的房间,食物已经准备好了,看上去很别致和诱人——对于三天没有吃饭的自己来说。
眼前的执事默不作声地拉好了椅子准备好了餐具,欠身道:“您先补充能量,用餐愉快。”缓缓退下后又提醒着“请务必结束后再唤我。”说完便从另一扇门退去。
韩信不想在意那么多,他现在真的是又累又饿,对于食物没有丝毫的怀疑和挑剔,只是尽可能地填饱自己的肚子,一番狼吞虎咽后结束了战斗。他拿起餐巾擦了擦沾着油光的嘴角,起身转了转眼珠,大概是想到了些什么。
这里的人是信不过的,目前只有原来的窗口可以帮助自己了解确切的时间和地点方便逃脱,
不如单独行动来得自由。他悄无声息地推开原来的门凭着模糊的记忆跑回了那个黑洞洞的楼梯。台阶上还有些水,虽然还有些声音,但是没有人,尽管现在腰酸背痛,韩信还是咬着牙直接往上跑。
“嘻嘻。”
好像有什么声音,韩信停下了脚步。
“谁?”
空荡荡的只剩下自己的回音,大概只是幻觉吧。韩信甩了甩脑袋抬起脚打算继续前进。
“嘻嘻。”
到底是谁?韩信张望着,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转过脑袋,看见那巨大的油画里,本来端坐着的新娘丢下花束蹲在画框钱托着腮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你笑什么?”韩信觉得有些慎得慌,皱着眉恼火地说。
“你是不是要离开这里呀?“漂亮的新娘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兀自说着。
“你是不是要离开这里呀?”
“来帮你好不好?”
“这个房子的所有地方,我都知道呀,你的东西在哪我也都知道。”
韩信转过身对着那画中人,“你在骗我。”他确实是无法相信这么一个阴阳怪气的女子。
“是真的呀,我帮你。”新娘眨吧眨吧她漂亮的眼睛,很是无辜的样子,“我能帮你离开这里。”
“那你要怎么做?”韩信对着突如其来的事真是感到疑惑,可是一回神这画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新娘端坐在华丽的椅子上捧着花束,脸上带着的微笑却没有当初显得那么纯真幸福了,只是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浑身不自在。又或者,这不自在的感觉是另一个来源。
“特使先生,晚上好呀,真是让人好找。”
那吸血鬼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自己背后。
“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哟。”
TBC

【邦信】黎明(1)

新手上路请多指教
大概是辆小破车
没有翻车真是太好了
链接无效的话请见评论
http://m.weibo.cn/5670699336/4095415299507610